印度片1年10部你腻了吗?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【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宇同 环球时报记者 周洋】14日,巴尔基执导的印度电影《印度合伙人》在中国上映,该片此前有个更生动的名字:“护垫侠”。这部罕见讲述女性生理期题材的影片,成为今年在中国上映的第9部印度电影。加上阿米尔汗的《印度》本月底上映,今年中国院线部印度片的引进规模,已超越2010年至2017年的总和(8年共8部)。这样的“爆发式”增长会让中国观众审美疲劳吗?巴尔基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称并不担心,“人们只会对无聊的电影失去兴趣,电影来自哪个国家其实并不太重要”。

  《印度合伙人》根据印度草根企业家穆鲁戈南森的真实故事改编,讲述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主人公拉克希米(阿克谢库玛尔饰)为了妻子(拉迪卡艾普特饰)的健康自制低成本卫生巾,却被全村人视为和,甚至家人和妻子也不理解他、远离他,最后他离家出走,在大城市遇到给予他重要帮助的合伙人帕里(索娜姆卡普尔饰),最终发明简易卫生巾生产机器,并专利教农村妇女生产低成本卫生巾,为印度女性经期健康以及农村妇女就业带来巨大变革。

  该片今年2月在印度上映时获得12亿卢比(约合1.15亿元人民币)票房,虽然算不上“爆款”,不过这样一部电影能在印度顺利公映已值得庆贺。“印度此前从未有这样题材的作品”,巴尔基如此表示。在印度,人们依照传统习俗将生理期的女性视为“不洁”正如电影中所表现的,生理期女性不能住在家中。上个月印度南部刚刚发生一起:一名少女在生理期时按照老传统在家附近的小草棚居住,但因台风,草棚被大树压塌将女孩砸死。不论男女,当地人们都很避讳谈论生理期相关话题。据巴基斯坦《论坛快报》报道,该片在巴基斯坦就遭到禁映。

  不少印度对《印度合伙人》给予较高评价,称影片在一定程度上为社会带来积极变革,人们对女性生理期以及卫生用品的观念变得,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穆鲁戈南森的事业,印度对农村妇女建厂生产卫生巾将给予更大力度扶持。巴尔基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,还提到一个小细节:该片在印度上映时有很多父亲带着女儿去看,这让他很惊讶。在IMDb影评网站上,该片评分达8.1分,超三成观众打了满分10分。“这是一部让人肃然起敬的作品,有价值”,该片中国引进方之一、上海番薯影业CEO张雯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坦言,社会意义、影片质量和题材是最终选择引进这部作品的主要原因。

  除了《印度合伙人》,《神秘巨星》《小萝莉的猴神大叔》《起跑线》《厕所英雄》《苏丹》《嗝嗝老师》《老爸102岁》今年都走入中国院线。与过去引进一部印度电影动辄一两年的周期相比,今年的一些影片如《神秘巨星》《印度》在中国上映时间只比在印度延后两三个月,节奏加快不少。这种增长与《摔跤吧!爸爸》的爆款密切相关,加上阿米尔汗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等影片多年来攒下的好口碑,一定程度上扭转中国观众对印度“歌舞片”的固有。

  不过,当中国观众猎奇心理趋弱、在一定程度上适应宝莱坞的“套”之后,难免会出现审美疲劳,这从印度电影在中国票房一走低可见一斑:从《摔跤吧!爸爸》的13亿元人民币,到《神秘巨星》7亿多元人民币,再到《苏丹》仅3000多万元。最近又从印度传来《印度》口碑崩盘、阿米尔汗亲自向影迷致歉的消息。

  张雯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确实会考虑中国观众有可能审美疲劳,因此会有选择性地引进,“选择《印度合伙人》是觉得适合中国观众。中国观众特别明白什么是高品质电影,好电影不会被埋没”。

  从题材来看,引进的印度电影中既有反映社会现实,如讴歌女性的《神秘巨星》、反思教育公平的《起跑线》、反映卫生问题的《厕所英雄》、探讨养老和家庭问题的《老爸102岁》等,也有爱情片《苏丹》和史诗神线》。《南华早报》认为,“中国观众明显对印度现实题材影片更买账”,四五月上映的两部影片就很能说明问题:《起跑线》主题“择校难”“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,与中国家长的焦虑不谋而合,这部电影在中国走红让印度直呼“想不到”。

  相比之下,在印度大受欢迎的《巴霍巴利王2》却在中国滑铁卢,投入巨资的大制作结果只拿到《起跑线的票房,印媒都替它叫屈,“还不至于那么差吧”。正在中国上映的《老爸102岁》,总票房刚过4000万元人民币。在印度贸易分析师阿达什看来,中国电影市场好比“会下金蛋的鹅”,“但也不能指望每部印度电影都能在中国市场淘到金”。